加入收藏 设为新万博
全国植保热线:0371-27539000
新闻动态
  • 杀虫剂如何使用才能发挥最佳效果
  • 发布日期:2017/7/26 0:00:00  作者:

  5月1日,就在中美贸易战如火如荼,美国代表团访华成为焦点之时,又曝出——软银旗下英国芯片企业ARM控股,与中国合资成立“ARM mini China”,中国投资者控股51%,ARM持有49%,于2018年4月底正式运营,接管ARM在中国市场的业务。

  当美国不断针对中国进行芯片制裁,打击中国制造2025的时候,ARM中国合资公司的诞生给外界更多遐想。

  一时间,ARM mini China到底能为中国“芯”带来什么,成为热议。是会冲垮中国芯片自主研发的进程,还是能为中国芯片行业发展来带天赐良机?批评、质疑与肯定,此起彼伏。

  创立于24年前的ARM正值盛年。当年由美国苹果公司为其招募数十名工程师在英国剑桥成立,专门为苹果早期的Newton手持设备开发芯片。

  作为英国科技企业,ARM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芯片技术供应商之一,当前全球约90%的移动设备都在使用ARM的芯片技术。苹果、三星、华为、高通、博通和联发科等知名企业都需要从ARM获取技术授权。

  2016年7月,日本软银公司以243亿英镑价格收购ARM时,被称为豪赌。

  ARM并不生产芯片,其商业模式是通过IP知识产权授权的方式,收取一次性技术授权费用和版税提成。ARM的产品分为智能手机系列、可穿戴系列、物联网系列三大类。主营业务分为技术授权、专利费和软件及服务。从2017年Q4财报来看,仅该季度三项业务收入达到5.2亿美元,其中专利费收入约占总收入57%。

  受益于移动设备的崛起、大型家电和汽车系统的普及,基于ARM指令集生产的芯片几乎垄断了嵌入式和移动端的市场。

  据其官网上2017年第三季度一份业务介绍显示,截至2016年,ARM的芯片技术已占到全球约90%的移动程序处理器的市场份额。该公司基本由研发人员构成,根据其官网上提供的2017年第三季度KPI中,其雇员达5708人,其中技术人员4677人,相当于80%的员工都是技术员。

  大多情况下,ARM通过处理器、POP和架构授权。处理器授权指授权合作厂商使用ARM设计好的处理器,对方不能改变原有设计,但可根据自己的需要调整产品的频率、功耗等;POP授权即ARM出售优化后的处理器给授权合作厂商,方便其在特定的工艺下设计、生产出性能有保证的处理器。

  除此外,还有架构授权则是ARM授权合作厂商使用自己的架构,厂商可根据自己的需求来设计处理器。高通、三星、华为等都是用的基于Arm指令集架构上的芯片。

  ARM进入中国始于2000年。天眼查资料显示,ArmLimited于2000年3月31日在中国香港注册成立公司,拥有专利数为3307项。

  2002年ARM开始进入中国大陆市场。同年4月,Arm Limited在中国大陆全资成立安谋电子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谋上海科技”),拥有一项安谋ArmDeveloperSuite开发软件的著作权;并于2016年12月21日,全资成立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谋中国”)与安谋电子科技(深圳)有限公司;2018年4月成立瑞阁思(上海)商贸有限公司。

  2018年1月,安谋上海科技将投资人变更为兄弟企业安谋中国,企业类型由外国法人独资变更为外商投资企业法人独资。安谋中国于2017年,同时在上海、北京设立3家分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在并入安谋中国之前,安谋上海科技于2015年开始在中国发力,于8月10日与中科创达软件股份有限公司,联合成立北京安创空间科技公司(以下简称“安创空间”);2016年,安谋上海科技以1271万余元持股39.92%,成为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为中国上市企业“中科创达软件”占股40.08%。

  以科技创新加速器定位自己。材料显示,安创空间是ARM全球唯一加速器,聚焦于人工智能和物联网产业的创新服务平台。帮助技术驱动创新创业企业精准对接生态资源、投资机构、销售渠道、宣传渠道,提供一站式深度加速服务。

  除此外,帮助资本市场对接最具投资潜力的创新团队,挖掘早期优质项目;帮助大型企业寻找所需要的创新型项目,加速项目落地,做真正的创新引擎;帮助国外先进技术在国内落地,以及国内项目在国外渠道布局,注重国际合作与交流,推动全球创新。

  2015年9月,Arm全球执行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吴雄昂,在安创空间加速器成立的大会上,对安创空间的使命和商业模式进行表述,“加速器从商业模式上会有多样化的灵活性,重点则是ARM强大的生态系统,既可以通过产业合作伙伴支持作为加速器的一个商业来源之一,同时很灵活地通过股权、产品分成、服务费的方式把产品推出去,给加速器本身提供一个商业模式成长空间。”

  来自天眼查资料显示,自成立以来,从几万元到2000万元不等,安创空间通过自主成立、参股等形式,已投资17家科技创新企业,遍及深圳、重庆、上海、山东、合肥等地。

  安谋中国更像一个管理平台。至此,ARM通过港企Arm Limited控制中国大陆企业安谋中国,安谋中国通过安谋上海科技掌控安创空间所孵化中国科技创新企业。

  2016年,ARM亦开始布局中国科技私募基金领域,搭建相关投资平台。同年4月,深圳安创科技投资管理公司成立(以下简称“深圳安创投资”),以中资企业的性质,企业类型为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等。据了解,该公司监事陈鹏,同时担任北京、上海、重庆等几家安创空间公司经理等职务。

  自公司成立以后,深圳安创投资先后成立或投资参股了8家企业,以信息技术、教育科技及股权投资平台为主。在深圳安创掌管的几家投资平台中,以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共赢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安创共赢”)规模最大。

  材料显示,在安创共赢成立之时,凯华地产通过间接控制的深圳国创开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投资于安创共赢,是其成长资金来源。2018年3月27日,安创共赢增资至4.8亿元。

  今年4月刚刚成立的瑞阁思,则以贸易为主,以电子设备、计算机软硬件、通讯网络设备、办公设备的进出口、批发、佣金代理(不含拍卖),并提供相关的配套服务,自有上述设备的租赁为主营业务。注册资本70万美元。

  这是一个时不我待的年代。ARM在中国的布局并不仅限于科技创新孵化、科技投资平台及贸易销售往来。

  一位不愿据名、接待过ARM中国区团队咨询的分析师表示,ARM 2017年年中开始在中国寻求设立合资公司,“希望形成比一般更深度的合作模式”,另外也曾计划在中国成立基金公司用以投资中国公司,这被作为两种规划中的方案。

  中国作为一块庞大的蛋糕,ARM在加速前行。相关材料表述,ARM25%的营收来自中国。在公开场合,ARM执行副总裁雷恩•哈斯(ReneHaas)称,ARM在中国市场的业务增速快于其他任何一个国家,五年内有望成为ARM最大市场。

  中国科学技术部官网文章称,2017年1月24日,中投公司、丝路基金、新加坡淡马锡、深圳深业集团、厚朴投资与ARM公司共同发起设立了厚安创新基金在北京正式启动。

  材料表示,厚安创新基金由全球领先的半导体知识产权提供商ARM公司及厚朴投资负责管理,落户深圳。基金将结合ARM的全球产业生态系统,专注于投资移动互联、物联网、人工智能等多个关键领域具有潜力的技术公司。

  2017年5月14日,ARM与中国厚安创新基金在北京签署合作备忘录,计划在深圳成立合资公司,该公司拟建设成为国内重要的、由中方控股的集成电路核心知识产权(IP)开发与服务平台。

  国家发改委的官网上显示,2017年1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对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开曼群岛厚朴-安谋创新基金(HOPU-ArmInnovationFund)项目予以核准。

  对于ARM与中国合资公司事宜,5月4日下午,ARM授权的代表邮件回复相关媒体称:“合资公司目前刚开始运营”,“我们的重点是让这个新的合资公司取得成功;开发出全新的ArmIP和标准,赋能中国市场,促进本地创新和增长。”

  ARM mini China能否使国“芯”片实现弯道超车?对于这一说法,大多的社会人士并不埋单。质疑大于肯定,褒贬不一。

  有人分析认为,ARM中国合资公司的成立,包括了深圳国有集团,丝绸之路基金等国有资本,这样可以在最大程度上得到中国的支持,有利于ARM在中国更好地开展业务。

  相关质疑者表示,今天与ARM拿市场换技术的合作,无疑于当年中国与外资汽车企业合资建厂,换来的是陈旧的技术和工作组装技术而已,真正尖端的技术外企是不会给你的。甚至有人认为,虽然有利于中国跟国际一流的芯片设计水平交流,但可能再次引起中国企业对外来先进技术的依赖性,从而让现在势头良好的芯片自主设计道路再次受挫。

  “ARM掌握着芯片开发的核心技术。”相关业内人士表示,客观看待问题,ARM中国合资公司的成立也是中国在芯片领域所取得一个突破。当前,中国正大力发展自己的半导体产业,尤其是在中兴被封杀事件之后,中国更是意识到了发展芯片行业的紧迫性。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虽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芯片的发展现状,但却可以在短时间内保证中国芯片市场的供应,为中国企业发展芯片赢得时间。

  清华校友总会半导体协会秘书长、北京久好电子董事长刘卫东直接表示,ARM现在中国只是一个销售与技术支持的办事处,更令人关注的,是ARM这几年在中国的布局。

  “就ARM所处产业链位置来看,ARM通过合资公司方式将核心技术向中国深度开放的可能性不大。”赛迪研究院集成电路产业研究中心总经理韩晓敏认为,基于底层技术和人才培养上的深度合作,作为一个系统工程,能对中国自主可控服务器领域有所帮助。

  对于这次合资,韩晓敏认为,这次不同于一直以来中外合资中以市场销售为初衷的模式。

  中科院自动化所高级研究员林啸认为,ARM作为指令集、架构的提供商,通过合资获取该技术与提升中国芯片能力没有必然联系。

      新万博,新万博娱乐,新万博官网


新万博 | 关于新万博 |新闻动态 | 产品中心 | 联系新万博